暫無數據

暫無數據

06

2023

-

09

“土味玩(wán)具”爲何走俏?

來源: 網絡


北京青年報記者婧懿

從國産不倒翁、鐵皮玩(wán)具,到美國迪士尼、麥當勞小醜叔叔系列,再到西洋意大利膠皮玩(wán)具、提線(xiàn)木偶……這些承載着一代人兒時回憶、在歲月更叠中被保存下來的舊(jiù)物,作爲一個獨立而小衆的分支,成爲當代年輕人消費(fèi)選項中的一大新品類。

有中古玩(wán)具愛好者對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,其所喜歡的中古玩(wán)具背後必須有一部作品,“如果沒有什麽作品,也沒有太多文化可言,我始終覺得自己無法和它們産生情感連接。”

中古玩(wán)具店門外平平無奇門内“千奇百怪”

夏日午後,位于北京市東四環大郊亭地鐵口附近,後現(xiàn)代城百子園小區一棟居民樓門口,一扇窄玻璃門向外推開,門上貼着“cha cha cha”的英文,門臉卻被一張巨大的淡黃色簾子完全掩住。

“cha cha cha”是(shì)一家典型的中古玩(wán)具店。撩起簾子一角,走進店内的瞬間,竟仿佛發生了空間置換。在這個精緻的複式小房間裏,貨架上五顔六色的玩(wán)具琳琅滿目,錯落有緻。

丘比娃娃、不二家牛奶妹、阿童木、花仙子等衆多童年IP一齊映入眼簾,既遙遠又(yòu)熟悉。

店主樂樂聞聲從一片玩(wán)具展示架後探出頭,禮貌地打了聲招呼,随後起身走出來。“這些玩(wán)具裏較爲古老的來自20世紀 30年代,比較新的是(shì) 2000 年左右的。”她介紹。

樂樂稱,對那些剛到貨的新玩(wán)具,她會進行徹底清潔和消毒,但(dàn)到後期,她不會再對玩(wán)具進行過多的保養,而是(shì)任由它們越來越“古”。對于這滿屋子的“老baby”,樂樂能提供的照料是(shì)門口的那片黃色簾子。“爲迎客,門必須要敞開,但(dàn)簾子是(shì)全天遮蔽的。一是(shì)防塵,不讓它們招灰;二是(shì)避光,盡量防止褪色。”樂樂說。

坐落于鬧市區東四十條附近一處居民樓下,另一家美系中古玩(wán)具店seed station的選址,同樣是(shì)劍走偏鋒,倒也契合了複古青年的“反常”邏輯。遠看過去(qù),那隻是(shì)一個平平無奇的低矮倉庫,沒有門臉,一扇棕紅色的防盜門隔絕所有喧嚣,爲門内創造出另一個世界。

100多平方米的倉庫,從走廊至室内,被大大小小的玩(wán)具塞得滿滿當當。店主怪怪身材高大,蓄着絡腮胡,操着一口慵懶的北京腔。他學過美術,也曾做過攝影師,這些技能培養了他獨到的審美品位。

以黑色調爲主,這家中古玩(wán)具店主打美式複古和哥特怪誕風的裝修陳列風格,與怪怪整個人的氣質十分相(xiàng)稱。

對着這些千奇百怪的玩(wán)具,怪怪如數家珍。店門口立着1:1的《鬼娃回魂》的角色手辦,手辦身上灰色毛呢西裝上,插着幾十個五顔六色的胸針,“那是(shì)上世紀60年代德國和荷蘭的徽章胸針,都是(shì)扭蛋機裏抽的。”

爲打造玩(wán)具店的差異化,怪怪淘了不少别家沒有的稀奇舊(jiù)貨。比如擺在中島台上的美國童裝品牌Butter Brown的男孩模特,模特身上的衣服、鞋子還有展示架,都來自上世紀50年代。

店主知(zhī)識儲備豐富“得知(zhī)道爲什麽賣這麽貴”

據了解,中古玩(wán)具通常指已經停産20年以上的玩(wán)具。

從消費(fèi)文化的視角上看,中古玩(wán)具似乎是(shì)一種逆潮流——不符合追求新潮、現(xiàn)代化的邏輯,反而是(shì)物件越古越有價值。

提起中古玩(wán)具,很多人腦海中一個閃過的形象可能是(shì)佐藤象。在樂樂看來,佐藤象可以說是(shì)入坑中古玩(wán)具的基礎款,幾乎每一家中古玩(wán)具店都會售賣這隻小象。“它的造型是(shì)人和動物相(xiàng)結合,給人的感覺是(shì)介于現(xiàn)代和複古之間,比較好接受。大家剛開始接觸中古玩(wán)具時,一般都會去(qù)選擇它,再慢(màn)慢(màn)進階。”樂樂介紹道。佐藤象是(shì)日本藥企佐藤制藥的吉祥物。早在1955年,這隻通體橙色,耳朵、腳掌和鼻尖點綴着深藍色的坐姿小象出現(xiàn)在了藥品盒上。

這些年來,穿着背帶褲、棒球服等不同衣着造型的佐藤象款式相(xiàng)繼被推出,小象的形象也在不斷演變和發展。“到1982年,佐藤象的鼻子開始變短,瞳距和眉目也緊湊了一些,表情也更加卡通化。”樂樂說。現(xiàn)在,她的店鋪裏,包括指偶、擺件、面具、存錢罐、鑰匙環等不同款式的佐藤象玩(wán)具至少有幾十件。

品牌曆史和文化其實是(shì)中古玩(wán)具的附加價值。也正因此,它們雖然帶有濃重的時代痕迹,卻不會因爲曾經被使用過而此貶值,甚至恰恰相(xiàng)反,一件玩(wán)具成爲孤品之後往往會身價飙升。

正如樂樂所說,相(xiàng)比品相(xiàng)、年代等等,稀有度才是(shì)定價的主要參考因素。“大衆在意品相(xiàng)是(shì)因爲他們不了解這個玩(wán)具有多麽難得,我們不在乎品相(xiàng)是(shì)因爲這個玩(wán)具已經稀有到了應該上手搶的地步,可能國内找不到第二個了。”

樂樂口中的這類玩(wán)具通常指賽璐珞玩(wán)具。賽璐珞是(shì)英文celluloid的音譯,是(shì)較早的合成塑料,“賽璐珞材質很薄、很脆,這些玩(wán)具的時間一般都在上世紀20年代到60年代之間。”

說着話(huà),樂樂看向店裏的一個陶瓷般質地光滑細膩的熊貓玩(wán)具,“賽璐珞一般是(shì)以人形爲基礎去(qù)做的,但(dàn)這是(shì)我見(jiàn)過的一個熊貓造型的,所以這個很稀有,我自留了,不賣。”

作爲一個中古玩(wán)具愛好者,豐富的玩(wán)具知(zhī)識儲備是(shì)對中古玩(wán)具店經營者的一項基本要求。

怪怪幾乎能叫出店裏所有玩(wán)具形象的名字,也熟知(zhī)它們背後的作品:小衆到1963年的《藍莓上尉》系列;1959年開始連載的《高盧英雄》,以及1983年上映的動畫片《幸運的路克》……

“開玩(wán)具店,喜歡是(shì)一位的,除此之外要學習的還有很多。你得去(qù)了解每個玩(wán)具都叫什麽,它有什麽曆史,它值多少錢。包括去(qù)國外淘貨,也得知(zhī)道爲什麽現(xiàn)在賣這麽貴。”怪怪說,中古玩(wán)具背後其實有一門功課,他還曾專門找出Netflix(美國奈飛公司,是(shì)一家會員(yuán)訂閱制的流媒體播放(fàng)平台)出品的玩(wán)具紀錄片來學習。

除此之外,花大量時間浏覽各大線(xiàn)上交易平台,搜索玩(wán)具實時價格,也是(shì)怪怪每天的重要日程。

“同一件玩(wán)具的價格,國内外會存在信息不對稱。并且,玩(wán)具在不同時期可能會突然漲價。”怪怪說,比如現(xiàn)在二級市場上有幾款忍者神龜的玩(wán)具,以前7000多元能買到,現(xiàn)在漲到了3萬多。”

怪怪指着擺在貨架上排的幾十個落了灰的娃娃,“它們叫‘大福娃娃’,早期形象可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初美國椰菜娃娃和德國酸菜娃娃,大福是(shì)後來結合了二者形象,中國另出的一批娃娃。以前回收特别便宜,現(xiàn)在每個娃要1500元打底。”

做舊(jiù)貨“獵人”比上班掙得多,但(dàn)也更辛苦

面對着這些年頭已久、身價不菲的玩(wán)具,圈外人難免會感到好奇,它們究竟是(shì)怎麽被店主“淘”回來的?

實際上,對于中古玩(wán)具圈的人來說,淘貨選品可以說是(shì)“無孔不入”。eBay(美國線(xiàn)上拍賣及購物網站)、拍賣會、跳(tiào)蚤市場、集市展覽、海外買手等等渠道都可以“進貨”。

或許“進貨”一詞并不嚴謹,因爲中古玩(wán)具進貨并不符合傳統意義上的從流水線(xiàn)上把同一件商品成批打包捆綁拿下,而是(shì)要店主逐一挑選。

樂樂的小店裏,所有玩(wán)具都是(shì)她一件一件親手挑選的。“我是(shì)單純以自己的喜好和審美來挑選東西,所以現(xiàn)在店内玩(wán)具的風格都很統一。”

也因此,到店的客人幾乎總是(shì)會被店内複古又(yòu)夢幻的氛圍感所吸引,迫不及待地想要拍照留念。也有很多客人是(shì)提前做好功課,專程來探店。不過,樂樂心底裏更希望大家能認真地去(qù)欣賞和感受玩(wán)具。

爲擴大客戶群,樂樂也開啓了線(xiàn)上經營平台,她會在閑暇時給店内的玩(wán)具拍攝寫真和視頻(pín),并輔以介紹和解說。同時在購物網站爲店内許多玩(wán)具挂上了“證件照”,等待新主人把它們帶回家。

怪怪稱,在根據地圖指引找過來的客人當中,基本上有90%的人會消費(fèi),但(dàn)店鋪的主要營業額還是(shì)靠線(xiàn)上直播、閑魚等交易平台。

通常,營業時間一到19:00,怪怪的短視頻(pín)賬号頭像開始閃動,平台提示:主播正在直播。點進去(qù),鏡頭對準店鋪的一角,一整面貨架的玩(wán)具充滿手機屏幕。彈幕裏,有人在問黃色M豆多少錢,有人問店主要魔獸世界挂卡。

怪怪應着網友(yǒu)的需求,不斷地從角落裏掏出玩(wán)具,解說、報價。“1:6的蝙蝠俠1500、uv機器人750,這價格夠好了吧?東西隻賣懂的人!”

接着,他拿起面前一個手掌大小的忍者神龜手辦:“大龜240拿走,腰帶也有”,見(jiàn)無人回應,他便放(fàng)了回去(qù)。彈幕突然跳(tiào)出一條網友(yǒu)的追問:“是(shì)哪年的?”怪怪不假思索地說:“複刻的,元年的不帶腰帶的也得賣六七百。”

“怪叔,那個龜我要!”

“你要啊,行!”怪怪轉身走了回去(qù),再次拿起那隻“大龜”,又(yòu)仔細檢查一遍,然後交給了老闆娘,随後對着鏡頭說:“明天打包發走!”

大衆點評上,怪怪的店鋪經營時間顯示爲每周二休息,餘下一周六天均從14:00至20:00營業。但(dàn)其實,如果客人周二來到現(xiàn)場,看見(jiàn)紅棕色的防盜門是(shì)緊閉的,試着敲敲門,可能會“偶遇”正在拆箱理貨的怪怪。

從2018年開店到現(xiàn)在,怪怪用一句話(huà)概括了四年來的總體經營狀況:“做買賣比上班掙得多,隻是(shì)要辛苦一點。”

玩(wán)家:中古品魅力獨特在玩(wán)具中找尋自我

近年來,随着社交媒體傳播的影響,這些帶有鮮明時代風格的中古品持續散發着獨特魅力,讓越來越多的年輕人爲之着迷。

至于一些人說中古玩(wán)具是(shì)“土味玩(wán)具”,樂樂也表示理解,“爲了迎合現(xiàn)代人的審美和需求,現(xiàn)在有很多玩(wán)具都十分商業化,反而缺少了玩(wán)具本該有的一些質樸。”

怪怪也抱有相(xiàng)似的看法,在他看來,現(xiàn)在有很多玩(wán)具正往收藏品的方向發展。他拿上世紀80 年代的“小僵屍”玩(wán)具舉例,“它是(shì)聲控的,你拍手,它能跳(tiào),跟電影裏的一樣……以前的這些玩(wán)具有很多‘小機關’,是(shì)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玩(wán)具。”

而現(xiàn)在,怪怪覺得新玩(wán)具在設計和創意上都很難再有巧思了,“比如設計師玩(wán)具、潮玩(wán)、盲盒手辦等等,它們動不了,隻能收藏。像Bearbrick(積木熊玩(wán)具)要七八千元一個,隻能當擺件,如果拿出來玩(wán)兩下,不小心刮了漆,徹底不值錢了。”

而在玩(wán)具本身的設計與創意之外,也有很多愛好者對中古玩(wán)具寄托了不同尋常的情感與意義。

北青報記者在采訪中遇到了兩位“淘友(yǒu)”吳訸和宋文龍。他們是(shì)在大衆點評上發現(xiàn)seed station的。一走進店内,他們的目光沒放(fàng)過角落裏的任何一個“小玩(wán)意”……“裏面有很多玩(wán)具對我來說都是(shì)陌生的。”宋文龍在店裏逛了一圈,決定回去(qù)馬上補課。

“面對這些中古玩(wán)具,我其實并不都了解,往往是(shì)先看到一件稀奇、特别的手辦,再開始尋覓它的故事,補看IP原型背後的所有作品。”吳訸則是(shì)更直接地表明,他所喜歡的中古玩(wán)具,背後必須有一部作品,“現(xiàn)在的潮玩(wán)盲盒,背後沒有什麽作品,也沒有太多文化可言,我始終覺得自己無法和它們産生情感連接。”

通過閱讀心理學研究相(xiàng)關書(shū)籍,吳訸找到了熱衷中古玩(wán)具的更深層次的原因。

喜歡某件中古玩(wán)具,不僅僅是(shì)因爲那件玩(wán)具能勾起一段童年回憶,在吳訸看來,大家的潛意識裏都在找尋和自己相(xiàng)契合的,或是(shì)想要成爲的某個IP形象。

“我喜歡的是(shì)《南方公園》裏面的主角埃裏克·卡特曼,他是(shì)個常以自我爲中心的胖子,但(dàn)很多人會喜歡他是(shì)因爲他能替我們表達一些在現(xiàn)實生活中被壓抑的東西。比如,他會吃很多的高熱量食物,但(dàn)現(xiàn)實中如果我們是(shì)這個體型,肯定不會這般放(fàng)縱。”吳訸說。

很多人認爲,中古玩(wán)具始終是(shì)一小撥人的愛好,但(dàn)吳訸覺得,人的心理本是(shì)千姿百态的,所謂的小衆,其實是(shì)每個人都能在海量的中古玩(wán)具中,剛好找到那個能契合自我的玩(wán)具。

來源:中工網

關鍵詞:

“土味玩(wán)具”爲何走俏?